《巴黎圣母院》观后感

作者: 时间:2018-12-28 点击数:

一花一木一世界,一生一世一双人。

《巴黎圣母院》是法国作家维克多·雨果的一部大型浪漫主义小说。这本书反映的是以加西莫多想要为爱冲破教条束缚为主线,侧面烘托了底层人民在沉重的黑暗制度中苦苦挣扎、发生冲突的一系列剧情,导致最后以悲剧收场的结局。在这本书中,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加西莫多对艾丝美拉达无悔的爱情。那么令人羡慕。

花季年华的我,也同样避免不了对爱情的憧憬。可现在社会上所谓的爱情,有时候还真让人羡慕不起来。

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由古溯今,古代旧制度的男权至上,使很多男人拥有三妻四妾的权利。而如今的一夫一妻制,虽然限制了这种“权利”,但就像陈奕迅的歌词里唱到:“流浪几张双人床,换过几次信仰,才让戒指义无反顾的交换”。制度是变了,但现在的交往,会分手啊,现在的婚姻,也会离婚啊。何求一双人呢?!

据中国民政部门统计,1980年中国离婚对数为34.1万对,1990年为80万对,2000年为121万对,2003年为133.1万对,2005年为161.3万对。从绝对离婚对数的数据可以看出,中国离婚人数增加,趋势迅速,逐年攀升。这种始终会离开的,又怎能让人有所期待呢?!

双眼一合聚散如霜花凋落,摊开双手总有人能给你温热。我深深的知道,爱情最后的结局,不是只有曲终人散,也不是只有《巴黎圣母院》中如弗比斯般的滥情。不由得,突然想起一首诗。《离思五首·其四》: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取次花丛懒回顾,半缘修道半缘君。这首诗是唐代诗人元稹写给亡妻的。前两句大概意思是:见过波澜壮阔的沧海,对于那些小溪小河就难以看上眼,见过巫山美丽的云彩,就觉得别处的云都黯然失色。作者将沧海和巫山的云朵比作自己和亡妻之间色授魂与的感情,表明除了亡妻之外,就再也没有能令自己动心的人了。尾联“半缘修道半缘君”中的“半缘修道”也只是因为痛失此生挚爱,从而在情感上的一种寄托罢了。多么令人羡慕。恍然想起加西莫多为爱殉葬。至死不渝

小说和诗词,固然可以以小见大,但离我们着实还有点距离。而就在前段时间,有一则新闻,震撼了我的心。

味芳历经重重挫折,在年近半百的时候,终于等到了她的归宿。但在八十多岁的时候,阿尔茨海默症的到来,使她忘记了几乎所有事情,自己的孩子都已经记不得了,却记得当年她要等的那个人——树峰。我实在很难想象到换上阿尔茨海默症这种全面性痴呆的症状的人,忘记了所有,却还能记得自己的另一半。或许,是大半生的执念?那时候,我相信,爱情的花总会开。

爱情是什么?爱情是加西莫多的生死相随,是元稹的曾经沧海,是味芳的我只记得你。无一不是让人羡慕的。

如今社会的“爱情”,显得有些物质,显得有些不纯粹,和很多利益有了交集,甚至为达到目的可以口是心非。而我想,看见爱情最美的模样。

我相信,乌云总会散去,彩虹即将到来,我相信,我等的,终究会来。

莫让花开和流年相错。珍惜现在的美好,余生还请多多指教。

 

食品工程系  17级食品营养与检测专业 林涵

通讯地址:福建省晋江市博览大道(362200)| 电话:0595-36207779 ;    版权所有@泉州轻工学院 Copyright@2012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